大理围巾价格联盟

三岁小男孩被母亲亲手勒死:妈妈,我曾深深爱过你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是我走的时候了,妈妈,我走了。
 
我这一生,短短三年的生命,是你给的,却也是由你,亲手结束的。

 

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,2018年1月13日,我只是围巾绕着脖子了,想让你帮我解开,怎么你就用两手抓住围巾两端,紧紧勒住我的脖子,要把我杀死了呢?
 
妈妈,你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爱你呀!
 
妈妈呀!从我出生起,我就没有对爸爸的记忆,我不知道谁是爸爸,我的世界里只有你。
 
我知道,你是一个被生活伤害过的人,是爸爸他抛弃了你,可是,我还是想请你不要这么伤心,你还有我呀!



 从小,我就知道,我是一个不被人喜欢的孩子。你总是打我,骂我。
 
你习惯于把你的悲伤愤怒,都发泄到我的身上。
 
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我没有好好的过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。
 
听舅舅说,自从2015年我出生后,你便开始经常怀疑有人要偷你的钱财,又经常怀疑有人要害你的性命,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在我记忆中不存在的那个爸爸,他抛弃了你。
 
于是,妈妈,你总是在深夜歇斯底里,长时间地嚎嚎大哭,让我感到不知所措同时,又感到害怕。
而我也总是鱼池遭殃。
 
当我的脸被你打耳光,声音啪啪作响,邻居都能听到时,当我的脸被你一次次用针扎入时,
当我在你的责骂里哭着对你说:“妈妈,我要脸的,我有脸的。”时,妈妈,你不知道我小小的心灵正在经受怎样的恐慌与煎熬!
 
妈妈,如果你知道了我的害怕,如果你看到了我的恐慌,你会不会对我也有一丝关爱和怜悯,你会不会就放下那只举起的手,放下那根拿起的针呢?




 你总是这样喜怒无常,又这样疑神疑鬼。
 
在我生命结束的前一天,也就是1月12日的晚上,你又怀疑屋内有流动的毒液,于是你用小推车载着我离开了我们租住的房子。
 
我们在同里镇的街道上行走,夜晚的街道那么美,但是却不知道哪里是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于是你推着我,在长长的街道上走呀走呀,从天黑到天亮。
终于,在13号中午,也就是我生命结束的那一天,你因为体力不支,晕倒在地上,被治安巡逻叔叔发现,他们把你送回了家。
 
可是回到出租屋,等待的不是休息。
你开始烧纸,并且给外公打了一个电话,我听到你在电话里说,你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,想把我托付给外公。
 
就在这个时候,我因围巾绕颈,想让你帮我把围巾解开,怎么等来的却是自己生命的终结呢?
 
在我窒息的过程中,在我开始昏沉的意识里,我突然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,于是,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咳嗽出声,想苏醒过来,想能唤起你对我的母子之情,我在拼命地想睁开眼睛,拼命地想从黑暗的意识空间里跳出来,可是,妈妈,为什么你又再次的抓住围巾两端,紧紧勒我,一定要把我勒死呢?


  四


从我出生就很少看到你有笑容,在你的喜怒无常下,我也活得战战兢兢。
 
可是尽管生存环境艰难,尽管没有什么欢乐,尽管我心里感到很害怕,我还是和你好好地生活在这世上。
 
妈妈,我会很懂事,你看,我比同龄人都更早学会自己吃饭,你不要伤心,我还会把饭塞到你的嘴里。
妈妈,我会很让人省心,你看,我比同龄人都更早学会自己穿衣,你不要烦我,一切生活自理,我都尽量自己完成。
妈妈,我会每天都跟你说一遍:“我爱你!”你不要难过,就算这个世界再没有人爱你,我愿意做你的天使,温暖你,保护你,永远爱着你。


我是多想快快长大,做一个温暖你的太阳啊!

 
妈妈,苦难总会过去,你还有我,我们两个,可以互相温暖啊!
 
可是妈妈啊!为什么还没等到我长大?你就亲手结束了我的生命呢?



妈妈,我有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和尖尖的下巴,我曾陪着你在火车站流浪了半个多月,小小的我,曾紧紧地牵着你的手。
妈妈,偶尔的时候,你会想起我吗?你会为我的死亡感到伤心和难过吗?
 
妈妈,你会想我吗?
我曾深深地爱过你,不离不弃。
 

妈妈,是我该走的时候了,我走了。
 
我没有任何亏欠你的地方。
现在,我走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
今生这一场母子情份已尽,
若有来生,就让我们永不再相见吧!



这不是一个故事,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有血有泪的事情。

案情简介:

2018年1月12日晚,犯罪嫌疑人杨艳在苏州市吴江区同里镇一租房内,因怀疑屋内有流动的毒液,用小推车载着被害人杨苏离开租房,在同里镇街道行走。至1月13日中午,因体力不支而晕倒,被治安巡逻人员发现后送回租屋,并通知其弟弟杨某某。

杨艳回到租房后开始烧纸,并感觉自己马上要死亡,于是打电话给自己父亲,声称自己要死了,托付杨苏。此时杨苏因围巾绕颈,要求杨艳帮其解开,杨艳忽然觉得自己死后杨苏没有人管,很可怜,决定带杨苏一起死。于是用两手抓住围巾两端,勒住杨苏脖子,致其倒地失去知觉。随后将杨苏抱到床上。

此时其弟弟杨某某在从上海赶到同里镇的路上,接到其父亲电话,于是与杨艳联系。杨艳告诉杨某某,已经把杨苏勒死了。杨某某挂断电话后立即打电话给租房的房东,请其去租房查看。房东敲门,但杨艳不开门,称等其弟弟来再开门。房东于是打电话报警。此时杨苏忽然咳嗽,有苏醒迹象,杨艳再次抓住围巾两端用力勒。

直到杨某某赶到租房敲门。杨艳打开门后回到床上躺在杨苏身体旁。杨某某立即对杨苏楠进行施救。此时120救护车和110警车赶到,送杨苏至医院急救。急救半小时后,医院确认杨苏已死亡。

经法医鉴定,杨苏系因颈部被勒引起呕吐,呕吐物堵塞气管致窒息死亡。经苏州市广济医院司法鉴定,杨艳处于轻度精神病状态,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其作案系因轻度精神病与现实因素共同作用。

杨艳自称,2011年至苏州吴江打工。其间认识一名男子同居。2015年杨苏出生。但杨艳家人从未见过该男子。杨苏出生时杨艳某提供了一张男子的身份证复印件,用于杨苏的出生证明,但经调查该男子与杨艳无关。据杨艳弟弟反映,2015年开始杨艳开始怀疑有人偷其财物,有人要害其性命。

(文中人物系化名)

 

来源:本文图片来自江苏检查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,邮箱3410546943@qq.com。


     




举报 | 1楼 回复